康众新闻 行业动态

2个月损失要6个月才能弥补,夫妻店快撑不住了?

时间:2022-06-09   访问量:42

上海“六一”迎来解封,重启人间烟火气。

 

两个月的停放让很多车辆出现状况,如电瓶普遍亏电和损坏导致趴窝,轮胎扎钉需要紧急处理,一时间街头巷尾的汽修店生意直接“爆单”。

 

不仅沪上各连锁门店忙得不可开交,修理厂和夫妻店同样不遑多让。其中,轮胎汽修店老板刘涛和妻子两人,在复工后几天时间里忙着搭电、补胎、洗车,到凌晨2点多才能结束营业。

 

虽然累得筋疲力尽,但用刘涛的话说“心里踏实”。因为疫情封控要如常支付房租成本,但门店无法营业就没有进项,“坐吃山空”放大了他的焦虑。

 

“都说我们夫妻店成本小,扛风险能力强,但我们自己作为店里成员之一,零收入就意味着亏损!”而这波亏损需要整个下半年来消化。

 

如果按疫情常态化要求,如果后续还有意外发生呢?说到这里,刘涛没有太大信心,“可能卷铺盖回河南老家吧。”

 

生意爆火,但没赚多少钱

 

复工后,上海有多少车辆需要“紧急救援”呢?

 

据海宝养车总经理葛青彬估算,上海汽车保有量约500万辆,其中有20%需要搭电则是100万辆,其中30%需要换电瓶即为30万台次,分配至上海5000家门店,平均每家门店需要更换60个电瓶。

 

但如同刘涛的轮胎汽修店一样,大多数夫妻店都只有老板、老板娘两人在岗,搭电换电服务虽然量大且急,但刘涛从清早干到半夜,两天时间仅更换了20多台电瓶。

 

而且夫妻店通常不备货,有电瓶需求从熟悉的供应商临时拿货,配送时间也很短。这次由于汽车蓄电池成了“紧俏货”,某些自动启停蓄电池的拿货价顺势最高上涨了350元,刘涛给车主报价时,也不得不水涨船高。

 

“都是些老客户和周边客户,电瓶价格上涨我也很无奈,又不愿意让他们吃亏,所以我尽可能报个成本价,自己赚个辛苦费。”

 

刘涛骑个电动车四处“救援”电瓶,老板娘则留在门店洗车、补轮胎,但后者毕竟是力气活,她扒完轮胎后还要打电话给刘涛,让他赶快回来处理。

 

几天过去,夫妻俩算算帐,换电瓶产值约2000块,洗车和补胎大约每天400元左右,再刨除成本其实没有赚多少钱。刘涛感觉自己勤劳如蜜蜂,但没法致富。

  

营销活动不能做

 

临近618,电商平台各类活动早已打响。刘涛照例找了找“猫虎狗”的活动信息,某某洗车9.9元,某某保养99元,某某轮胎质保3年。

 

他表示,这几年受电商连锁影响很大,年轻人大多从手机下单直接到电商门店,价格透明、施工流程清晰,很容易博得他们的好感。特别是一波接一波的优惠活动,让很多车主从夫妻店的老客户,变成了电商连锁的新客户。

 

相比之下,夫妻店从外在形象和内在服务方面,吸引力正在逐渐消退。

 

车主不愿上门,刘涛就主动出击,与保险公司、车点点平台及途虎合作洗车,由于去年上海环保政策再次趋严,洗车价格普遍上涨至40-50元,合作方给的结算价格也相应提高,其中途虎已经超过30元,且洗车之余愿意打蜡抛光的客户逐渐增多,转化率提高。

 

但刘涛始终不愿意降价做活动,一来洗车和维保的利润有限,二来因活动到店的车主转化率有限,三来量大没有多余的工位能承接。

 

“大连锁能通过多门店薄利多销,但我们只能踏踏实实服务好每一台车,赚每一个铜板。”

 

一方面,营销过度难免顾此失彼。刘涛隔壁一家洗车门店,两个洗车工位配备4名员工,每个员工以5000元薪资算,每月员工成本需要2万元;再以洗车平均单价40元算,每天需要洗17台车才能保本(不含房租)。

 

疫情期间,门店老板向物业捐赠大量防疫物资,打好关系,以便在解封后通过物业做营销活动;但同时取消了员工的免费餐食,导致解封后员工离职,目前门店还无法营业。

 

另一方面,跟进活动难以权衡利润和成本。刘涛轮胎店淡季营业额仅有2万,旺季5万多。按他的话说,只有最热的夏天和最冷的冬天是旺季,其他生意都一般。如果营业额按毛利50%计算,算下来只能养家糊口。

 

同时成本也不像同行们想的容易控制。刘涛表示,轮胎店房租接近一万,疫情期间房东拒绝减免;自己作为员工,没有工钱就是白干,就是实打实的亏损。总体来看,封控2个月的损失,需要用下半年6个月的盈利来弥补。

 

“跟着电商连锁做营销活动的门店也有,但电商连锁集采的机油价格要比门店便宜很多,门店跟进的同时又想要保本,可能会使用高仿机油,毕竟一分钱一分货。”

 

连锁包围下,客户难留

 

缺客户是目前汽修门店面临的大难题,夫妻店尤甚。除了新客进店少之外,如何留客也是难题。

 

以这次疫情解封为参照,如海宝养车连锁以团队力量和强悍执行力,抓住了复工后的第一波流量红利:


一能申请成为保供单位;

二能接触物业、居委、派出所、城管等单位,提供公益服务,后期物业帮忙在业主群发起免费搭电接龙,收集大量服务需求;

三能以线上小程序和客户群承接大量车主,再顺势导入线下门店;

四能在抖音宣传吸引精准客户;

五能提供免费救急服务后积攒优质口碑;

六能进行后期回访维护,提升客户满意度进而锁定。


从前期准备,到深入业主群收集需求信息,再到提供服务积攒口碑,连锁企业在关键时刻优势凸显。

 

对比来看,刘涛的轮胎店显得势单力孤,无论是开展免费活动聚集大量客户需求,还是服务后把客户留在门店,都难以做出有效计划。

 

甚至有行业人士表示,这波疫情或为连锁门店带来机会,因为车主们享受过线上线下相融合的便捷服务后,很难再回到夫妻店的被动服务模式,而且前者高效、精准、有物业或居委背书,能更好建立车主的信任。

 

刘涛认同与连锁门店的差距,因为目前为止,轮胎店唯一的锁客方法就是做洗车会员。“说是锁客,但车主能自由选择的门店太多了,根本锁不住。”

 

接下来怎么办?

 

刘涛表示,干了十多年汽修,总有些认技术的老客户,维持经营不成问题。但他也担心会不会再遭封控,“封两个月,今年算白干;再封,可能会卷铺盖回老家吧。”



作者丨老白

来源|AC汽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