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众新闻 行业动态

汽修行业这三年,五类汽修人被迫离场

时间:2022-12-20   访问量:172


回首疫情这三年,行业越来越冷的体感是真实存在的。


修理厂的经营时间被碎片化,经营节奏被打乱,乃至客户的用车频率及消费习惯都在被改变……


如果把这波持续三年的疫情看作一个周期,修理厂到底倒下了多少,很难有一个准确的数据,尽管每年都会传出超万家门店转让的新闻。


那么到底谁在离场?离开的方式及理由是什么?随着防疫政策全面放开,汽车后市场是否会进入复苏周期?



主动离场的“不甘”



一位行业老兵表示,但凡在行业内沉淀过几年、有些资源积累的,真正想逃离行业的很少。他们并不甘心就此离场,很多人是“人离场、心还在”。


他把这类汽修老板称之为“藕断丝连型”


在他看来,这部分老板多数是60后70后,没有二代接班,但手里还有资源,全放掉太可惜,继续做又力不从心。最后的结果是将店交给得力干将或亲戚,类似于合伙人制度,自己不参与管理,但是对外仍以门店经营者的身份维系着资源。


AC汽车曾采访过安徽巨能汽修总经理鲍远能,这位65岁汽修人表示:“我未来想扩大维修厂规模,除非子女愿意接班。如果不愿意,那我只能自己再接着干20年。这个行业经不起折腾,如果外聘人才管理,巨能怕是到此为止了。”


这类老店数量并不少。据天眼查专业版的数据显示,我国目前现存10年以上老店达到11.92万家(截至2020年底)。


“藕断丝连型”还有一类,老板脱离汽修行业但没有脱离汽车行业。这批老板有很好的人脉资源,比如公车资源,不干修车还可以干租车,给政府和企事业单位提供租车服务。


在下沉市场,也存在一批“店龄大、老板年纪不大”的门店,他们没有接班问题,但是有业务转型及经营理念调整(与年轻用户沟通)等问题。


河南洛阳一位区域连锁负责人告诉AC汽车,近两年找他们托管的门店越来越多了。这批门店的特征是经营时间早,在行业红利期赚到了钱,但是现在赚得少了、赚钱难度也大了,就想脱手。不过,现在的行情差,他们又不甘心亏本转让,于是就寄希望于当地同行或区域连锁托管,观望一下。


“这类店多数是4-5个人的夫妻店,人员不稳定一直是门店的致命问题,只要大师傅一走就停摆,托管是好的选择。”



被迫离场的“无奈”



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被迫离场的汽修人,大多在某个环节踩了坑。


AC汽车根据多位汽后老兵的分享,总结了以下五类:


第一类,被忽悠进来的“行业小白”。他们普遍高估了后市场的发展前景,却低估了汽修生意经营的难度。尤其是在行业进入存量竞争时入场,多少有些生不逢时的“无奈”。


AC汽车曾在文章中介绍过武汉90后老板张明,在二手车行业攒了些钱、在汽修行业败光的经历。他从选错加盟品牌开始入坑,到关店转让,花费近百万买了教训,前后不过9个月时间。如今,逃离汽车后的张明,正在做抖音直播的生意。


第二类,“4S人”离职在独立售后干品牌专修。一直以来,“4S人”都是后市场的主力军,AC汽车连锁百强中不少掌门人都有4S店背景。不同的是,如今的汽车后创业环境变天了,以往有技术或者有资源就能赚钱的时代远去了。


一位区域连锁老板表示,很多4S创业者凭借自身技术优势和客户资源,以品牌专修定位自立门户,但是逃不过“专修玩不过三年”定律。


在他看来,经营修理厂是一个系统工程,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脱节。很多有技术的“4S人”不擅长管理,有客户资源的“4S人”却没有经营客户的能力,如果还缺失搭建营销体系、处理保险和政府关系等能力,关门是迟早的事。


第三类,被拆迁整改或高成本倒逼离场的门店。重新迁址会面临员工及老客户流失的问题,特别是有些门店从一二线城市换到低成本的下线城市,迁徙风险更大。通常这批门店不会轻易认命,在新地方一般坚持几个月,一旦生意没好转,就会离场。


第四类,有先天性缺陷的门店。比如选址不当,如门口遇到城市规划,修高架或地铁导致长期封路;比如沿街加装一条护栏,再比如门店附近增加一个违章行车摄像头等,对门店都是致命。


第五类,掉进洗美造富的坑。相比修车,洗美的门槛更低,也最鱼龙混杂,很多经过包装的伪概念、伪需求充斥其中,令人眼花缭乱。也有一批投资人另辟蹊径,做高端洗美,在设备、装修上大手笔投入,再以工匠精神揽客,只可惜现在的洗美市场装不下太多“造富梦”。在某同城网站上可以看到,洗美店的转让比例最高。


当然,汽车后的“坑”还有很多,在此不一一列举。



最关键的时刻到了



“每年近20%门店被洗牌,淘汰与新生相持”,AC汽车曾在疫情刚发生时就表达过这个观点。


如今,洗牌依然是后市场的主基调。不论是主动离场时的“不甘”,还是被迫离开时的“无奈”,在整个行业处在转型期时,任何个体想要“体面”出走都不容易。


尽管离开有多种理由,但活下去只有一种方式。


因为在任何行业,从粗狂式经营到精细化运营、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转变都需要一个契机,可以是流量焦虑,可以是资本退潮,也可以是行业内卷。对于汽服店而言,在后市场处在低谷时,如何找到新的价值方向,是非常迫切的思考题。


借用行业老兵的话,但凡有沉淀、有资源积累的,真正想离开汽修行业的人并不多。退潮时,才能看到谁在裸泳。等到那些唯流量至上、坚持低价竞争卷死同行、坚守落后经营理念不改变的门店被淘汰,汽修生意仍然值得期待。


当下,尽管从一些行业报告提供的数据来看,汽车后市场仍然有些“冷”,但并不是真的冷。随着疫情放开,行业阴霾终将被驱散,这也意味着疫情将不再成为门店经营不善的“挡箭牌”。


汽服店恢复信心的时候到了,汽车后市场也将迎来最关键的转折点。


而正是这种关键时刻,才能筛选出真正优质的门店。



作者丨流意

来源|AC汽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