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众新闻 行业动态

又一盈利项目从2500卷到680,修理厂“宁愿累死自己,也要饿死同行”?

时间:2024-06-28   访问量:33


一个赚钱的项目,从爆红到接近尾声,需要多长时间?


近日,不少汽服老板反馈,在武汉地区,抖音“烧机油治理”的价格已经从2500多元卷到680元。而且,这批门店一致喊出了“无任何隐形消费”、“质保三年十万公里”、“平价时代”等口号。


一位汽修老兵告诉作者,“680元免拆治理烧机油已经开始很久了,其实玩法有点套路的嫌疑,把项目拆开计费,有些车型全部治理好估计还是要2000多,但680的价格足够炸裂,把之前推2500治理烧机油的门店打得很难受。


有门店认为这是不当竞争;也有门店认为这种价格战是“宁愿累死自己,也要饿死同行”;更有观点表示抖音烧机油治理项目已进入尾声。随着大连锁的入局,烧机油治理会不会成为继小保养之后,又一个从盈利被卷成引流的项目呢?车后的低价引流可持续吗?



01.

“680元烧机油治理”

门店到底跟不跟?


据作者了解,680元免拆烧机油主要解决的是因积碳卡滞活塞环而导致的烧机油现象,可以免拆发动机,相对简单。


这种做法,类似于医院按照病情程度对症下药,同样是感冒,有人吃药,有人打点滴,有人住院。同样是烧机油治理,有车型1000公里烧一升机油,有车型5000公里烧一升机油,治理方案补胎,报价自然不同。


而“680元”解决的是最常见车型最初阶的烧机油问题,其他如超豪华车的治理,收费则相对更贵些。


一位汽修老板表示,680元的项目基本能根治烧机油问题,因为烧机油产品和设备也在升级,而680项目的高明之处在于锁客。680治理完以后,门店通常会给车主承诺保障期限,比如3年内保证不再出现烧机油,前提是车主的保养必须在我这,或购买保养套餐,听起来也合理”。


即便烧机油项目不赚钱,但锁住车主未来3年的保养,也是很划算的生意。


一位行业人士也表示,“今年的消费环境疲软,680元的价格对比2500元,消费者肯定用脚投票,这批门店利用抖音并加大抖加投放力度,长期以往肯定会改变车主的认知,即便车主看到最终的价格可能超过680,但是整体价格摆在那里,留下的概率依然很高。”


简单点说,680烧机油治理就是低价抢客,是汽车后内卷的缩影。


那么门店要不要跟进呢?是跟进到580还是更低呢?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

02.

低价抢客成势

抖音“三件套”终将进入尾声?


一直以来,积碳清洗、烧机油治理和底盘整备被称之为汽修厂的抖音“三件套”。


这些项目适合视频化方式演绎,车主有感知,毛利相对维保更高,也都是适合单店打造差异化的项目,因此备受门店推崇。


如今,积碳清洗已经成为车主口中“烂大街”的项目,吸引力越来越弱;烧机油治理在680的价格洗礼下,沦为引流项目基本板上钉钉;唯一还坚挺的底盘整备项目,如今也是大连锁、网红店都在关注的“香饽饽”,还能坚挺多久呢?


当然,抖音“三件套”进入尾声,不是说项目消失,而是项目被拆解,进入门槛被拉低,跟进的修理厂越来越多,而市场份额有限,项目不赚钱或进入平价是趋势。


参照小保养的价格演变,从行业早期的300-400元,到郑州的连锁发起保养大战,148元小保养横空出世;再到平台型连锁参战,以58元小保养震惊行业。


如今,随着抖音渠道出现,小保养价格战已经进入第三阶段:全民可参与,但大连锁凭借规模优势及运营优势,逐渐掌控了小保养定价权,锚定了199元的价格,相比于以前无底限价格比拼,小保养的价格似乎在回归到合理区间。


以此推断,一旦大连锁等玩家切入烧机油领域,不排除价格会卷到580、甚至380元。但是随着时间推移,烧机油项目的价格也将围绕一个中心值波动,就看定价权最终握在谁的手里。


可以肯定的是,长期亏损的低价引流项目不可续,最终会回归到合理的价格区间,用“均值回归”来形容比较贴切。


低价不可持续还有一个原因:现在的车主变了,消费更加理性,门店想通过低价引流,再转化其他高毛利项目的逻辑也很难跑通。


归根结底,还是燃油车延伸的车后蛋糕变小了,积碳清洗、烧机油治理项目吃的都是存量生意,而存量市场的竞争法则就是“你死我活”,门店想要实现增长,就得抢别人的蛋糕。


价格战不可避免,而低价引流的最终结果是“累死自己,饿死同行”,真的可取吗?



03.

汽后进入“精耕”时代

价值终将回归


9.9补胎、199元保养、680烧机油……根据上文的推演,低价引流项目要么昙花一现,要么最终进入合理的价格区间。因此,也有不少观点认为汽车后市场终将进入平价时代。


换句话说,汽修厂单纯依靠产品差价谋取利润的时代要远去了,靠低价引流再转化的逻辑也很难了。对于汽修行业来说,也将均值回归。这里的“值”是服务价值,是技术价值,也是专注的价值。


作者曾在文章中介绍过,当越来越多门店感受到赚钱变难时,仍有保持增长甚至逆势扩张的门店。这批门店有两个共性特征:



比如“玩车的阿健”,专注桑塔纳改装,单车产值达5-6万,门店和技师双双受益,也能更有效地利用闲余产能;如专门做宝马整备的“上海修宝马扭力陈”、以及专做百万以上豪车的“杰哥的车铺”等均为典型案例。


概括来说,专注可以对抗“价格战”,专注也符合车后“精耕”的趋势。


以前,燃油车销量节节攀升,一大批汽修门店靠产业增长红利赚得盆满钵满,那时信息不够透明,市场握在卖方手里。


后来也有企业吃到模式增长红利,比如早期站队平台连锁的门店,比如定位专修做差异化的门店。


而现在,汽车产业红利向新能源偏移,新能源车企掌控售后主权,汽服店想吃到这块蛋糕不容易;模式红利随着流量见顶,内卷加剧,增长愈加困难。


当下,流量增长焦虑下,普遍认同的增长红利来自运营。即在同一竞争环境下,你比对手更高效,成本更低,竞争力更强,这里体现的就是一家门店精耕细作的能力。


毋庸置疑,增长是解决一切企业问题的入口。而汽服门店更应该关注的是,还能增长吗?现在取得的增长究竟来自哪里?可持续吗?



来源|AC汽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