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众新闻 行业动态

揭秘被央视采访的养车店老板:16岁北漂创业,从月薪100到月毛利40万+

时间:2023-07-24   访问量:146

90年代,江苏有两条主要的铁路线,京沪线和陇海线。轨道上跑的都是绿皮火车,分为普通客车、直达快车和特快列车。普通客车逢站必停,几乎每过10公里就会停一次,一停就是十几分钟。当时的扬州还没有火车,从扬州到北京,需要先坐公共汽车到南京或者镇江,再改乘火车到京。


“那是我坐过最远的火车,车上都是人。从没感觉人生的哪段旅程如此漫长。”天猫养车北京凯旋大街店老板缪光辉,常感慨那个北漂的黄金年代。


青春是迷茫的,绿皮火车、嘈杂的北京车站、在建设中的三环路……1992年,16岁的缪光辉离开扬州开启了自己的北漂之旅。北京谈不上多好,也谈不上多坏,唯独吃不上熟悉的南方小吃、淮扬菜,“大饼、馒头太难咽了。”


那个年代也没什么童工的概念,有很多同龄人早早外出打拼,缪光辉心里没觉得多委屈。家里想让他完成学业,但他觉得自己“不是块读书的好料子”,不如学门技术,养家糊口。于是,投奔自己在北京经营汽车改装生产的舅舅。


未来是什么?缪光辉不知道。


那个年代的人不谈啥梦想、未来,只相信勤劳致富。懵懂、青涩、无知的年轻人,一头扎进了汽车机修行业。


年轻时的老板.jpeg
缪光辉旧照


6年学徒:月薪从100到4000


“当时,舅舅承包下了厂里的一条产线,主要做汽车改装制造调试和售后服务。”


90年代,国家对汽车的生产管控并不像今天这样严格。缪光辉的舅舅以总包的形式,在北京经营着汽车改装生产的生意。家里人大致想让这孩子知难而退,好好回去读书。所以,让他到舅舅这边“先吃吃苦”。


汽车都没见过几辆的缪光辉对机修没有概念,更谈不上喜欢。但那年头,北京二环房价2000一平米,一台雅阁能卖到39万。汽车正值风口,年少的缪光辉觉得人生“稳”了,“学徒时工资就100元,给一个洗澡理发钱,但感觉生活很有奔头。”


两年时光匆匆而过,缪光辉迎来了自己的18岁。国家一纸文件,收紧了对汽车产品的市场监管,舅舅承包的厂子开始走下坡路。生意不景气。


于是,舅舅托关系把缪光辉送到了他处,自己则回乡创业。


“那时候还没有4S店概念。普通一点的车就送修理厂,但进口豪华车一般修理厂修不了,得那种技术特别好的门店才能修。用今天的话讲,有点类似豪车俱乐部。”


缪光辉做学徒的第二家店,在20世纪90年代的北京很有名气,不少明星都是门店的常客。缪光辉聪明、肯钻研技术、工作踏实、能吃苦,只用一年半的时间就成了店里的中工,甚至还带起了小徒弟。奔驰、宝马、法拉利、玛莎拉蒂……在民用车尚未普及的当时,缪光辉已经是豪华车修理的一把好手。


老板早年照片.jpeg
缪光辉是法拉利在中国内地的首批认证技师


“我刚去那家店的时候工资是200块一个月,大概两年多以后,就能赚4000多块了……付出就有收获。”高端车机电维修让缪光辉知道了什么叫“北京遍地是黄金”,他第一次通过汽车后市场瞥见了自己的未来。



下海创业:22岁当老板



在缪光辉心里,舅舅始终是自己的榜样。


“给人打工还是差一点,起码要像我舅舅那样当老板,自己干。”听着《相约98》,告别了工作4年多的高端汽车维修厂,缪光辉选择下海创业。那一年,他22岁。


说不上「初生牛犊不怕虎」,缪光辉的勇气有一大半以「本事」为底气。“正赶上电喷技术的革新,很多修理厂都未必有这种新技术。”修了4年多进口车,甚至还一度成为法拉利在中国内地首批认证技师,缪光辉对电喷再熟悉不过,“能把车修好是我的底气。”


缪光辉包下某修理厂的两个工位,当起了老板。不过他还是低估了创业的难度。“光有技术也不行,几百万的车,人家不可能交给你一个毛头小子,修坏了你赔都赔不起。”


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没办法,缪光辉只能等待。“很长时间都没有什么收获,就在我快放弃的时候,机缘巧合给以前的顾客在花钱不多的情况下,处理了一些疑难故障。一传十、十传百,后面才慢慢建立起了自己技术高超、诚信经营、实实在在的口碑。”


二十出头的老练小师傅、不太起眼的修理厂和修不完的豪华车,成了世纪之交,北京「汽后」最美的风景。


门口的老爷车.jpeg
至今,天猫养车凯旋大街店门口仍停着一些老爷车


黄金十年:从「少年派」到「新北京人」



很快,租赁来的两个工位满足不了缪光辉了,这个年轻人需要更大的舞台。


2002年,缪光辉北漂的第十个年头。他在海淀区四季青找到了一个300多平方米的门脸儿,创办了北京奔宝丰润汽车技术服务有限公司。这个年轻人迫不及待想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门店。


殊不知,这让他又一头冲进了中国汽车产业的“黄金十年”。


1998年底,中国民用汽车保有量是1380万辆,平均90个人才有一辆汽车。而到了2004年,这个数字几乎翻了一番,达到了2742万辆,这样的增长速度已经够令世界震惊。到了2005年,几乎再次翻番,达到了4329万辆。5000万、6000万、7000万……这样疯狂的增长,延续了近十年时间。


“好车多到修不完……”缪光辉感受到了这股疯狂。也就是在2005年,缪光辉再次更换了店址。在那时的西四环,开了一个4000多平方米的一类修理厂。一半做机修、一半做钣喷,“每个月营业额都在70万到80万。”


缪光辉单独收拾出一面墙挂自己与各种名流的合影,有炫耀的意思,但也是那个时代,商铺通用的宣传手段。


缪光辉就此成为了「新北京人」,那一年他甚至尚未而立。


老板.jpeg
天猫养车北京凯旋大街店老板缪光辉


转战房山:十三年后二次创业



“生意不如以前好做了。”


2017年底,缪光辉开了13年的修理厂被拆迁。这13年,北京的租金不知涨了多少,政策也严格很多。如此大规模的修理厂必然不能在市里落户。不得已,缪光辉只能在房山区良乡凯旋大街找到一个3000多平方米的厂址,市里则只保留了一个小小的门店,负责接待老客户。


“我们也会将车接到房山,修理好再送回门店。”虽说服务过程变得周折,但老顾客一如既往地照顾,让缪光辉异常感动。


不过也有烦恼,门店搬迁后又得从零开始。在良乡,缪光辉没有用户基础,如何为门店引流成了问题,“新用户不上门,不就是坐吃山空吗?”


各类4S店、各种品牌的养车店层出不穷,用户的选择非常多,再不是缪光辉创业时“谁技术硬,谁就能说了算”的年代了。他想了一些办法,但效果都不理想,不得已,缪光辉只能尝试寻找外力支持。


缪光辉回忆,当时,也有以低价引流为噱头的互联网连锁品牌与他进行洽谈,但其只做高端车、豪华车的经营模式与之格格不入,“我感受不到他们对技术人员的尊重。”


机缘巧合下,朋友向缪光辉介绍了天猫养车,“标准、透明、有保障,我想给车主提供的服务就是这样,天猫养车已经帮我想好了。”


经过一番洽谈,缪光辉终于找到了创业「伙伴」。


门头.jpeg

门头2.jpeg
天猫养车北京凯旋大街店


高档服务+品牌引流,月毛利达40万



“良乡开了个天猫养车!”


天猫养车红火的门头一挂起来,就成了当地的大新闻,周边有不少车主慕名而来。“天猫养车不光是品牌对广大车主们的吸引力,各种标准化服务更是能帮助我们获取客户的信任。”


内景2.jpeg

内景.jpeg

工位.jpeg
进店车辆以中高档车为主

与之前传统的经营方式不同,天猫养车有一套自己的智慧经营系统。车主进店后通过智能终端对车架号进行扫描,便能实现车辆与维保方案的自动适配,线上下单、线下购买、价格透明,产品有保障。新型数字化智慧养车体验,加上缪光辉强大的技术服务能力让车主们眼前一亮,迅速成为当地市场上的黑马。“这就是价值观一致,释放出的红利。高附加值服务必须搭配标准化流程,才能给用户安全感。”


贴膜工位.jpeg
门店内设有专门的贴膜、改色、轻改工位


缪光辉还适时为门店增设了贴膜、改色等高附加值服务,“今年夏天北京很热,大家对太阳膜需求很旺盛。这项业务给门店增加了不少利润。”服务品质好、客户评价高。今年7月,央视特别到良乡进行实地走访,对缪光辉的门店进行了一番报道。


采访花絮.jpeg
央视采访缪光辉花絮

节目截图.png
节目播出画面

现在,天猫养车北京凯旋大街店是“钣喷、机修齐上量,洗美、贴膜两开花”,异常红火。“每月进店台次达到了600至700辆,毛利基本稳定在40万,营业额基本赶上十几年前创业时候的景气啦。”



做大做强再创辉煌



加盟天猫养车的另一个好处就是管理方便。“会修车的人都心意相通,遇到一个技术特别好的技师非常难,我平时都和他们当兄弟一样相处,这样管理起来就不太方便了。”


可能与自身的创业经历有关,缪光辉很爱才。管理上也秉承“君子论迹不论心,论心无完人”,对管理抓得不是特别紧。


可是天猫养车对岗位职责、服务流程都有标准规定,甚至连仪容仪表、着装穿衣都有明文要求。“我们得跟上!一块抹布、一个扳手,放在哪都有要求。管理上来了,团队的精神面貌一下不一样了,战斗力更强。很多老客户过来,都评价团队要比之前正规多了。所以,有店长盯着就行,我可以抽出精力,搞一些商务洽谈上的事情。”


缪光辉说,不少客户看到他的经营业绩都想对他投资。他正在北京城里四处打探,寻找合适的地址和人才,准备开第二家天猫养车店。


不惑之年,「汽后老炮儿」的北漂传奇,从未落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