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众新闻 行业动态

汽后315:谁来为那些“被坑蒙拐骗”的商家维权?

时间:2023-03-15   访问量:260


年年315,今年谁痛苦?


一年一度的315在“提振消费信心”主题中如期而至,这也是行业、商家和消费者最关注的“品牌危机”时刻。


回顾刚刚过去的汽车后市场,机油配件造假、充值跑路等负面新闻就如同“钉子户”,总会不定时地出现在大众面前。特别是临近315,各种造假消息集中爆发。


除了消费者,后市场商家们也同样遭遇配件造假、上游跑路、被骗货款、加盟骗局等事件,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他们的权益又该如何保障除了自身维权、有关部门严查整顿,还有更好的方式避免此类事件发生吗?



本期315,AC汽车盘点针对商家的骗局和欺诈系列事件,希望后者能吸取教训,最大程度保护自身利益。



以高额返利设置陷阱



2022年4月底,涉案3.69亿元的华汽动力润滑油传销大案宣判,270层等级、超11万人被骗,大量汽修厂和车主牵扯其中,涉及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。


从华汽动力的成长经历来看,从2018年5月注册成立到2019年5月被媒体曝光,短短一年时间内,吸引全国2000多家汽服门店加入,会员人数曾一度突破20万。


在这场传销中,华汽动力将门店作为重点发展对象:因为不仅能对门店收取会员费,还能售出大量润滑油产品;并且将门店作为消化车主需求的端口,还能发展更多车主加入,再以层层分佣形式席卷更多受害者。


为此,华汽动力在前期设置了精细化的会员返现模式,门店交纳5.44万元成为华汽动力换油中心,即可获得大量润滑油产品;且后期进货价也远低于市场价格,从中赚取大额差价。


更为重要的是,前期承诺的高回报返利得以兑现,让大量门店放松了警惕,一步步掉入陷阱之中。



以兑换原始股编织上市造富梦



同样是卖货模式,“某车侠”显得更为高明。


据官方信息显示,某车侠采用O2O模式,以机油保养为流量入口,模式类比滴滴美团。截至2022年3月1日,平台累计会员超500万,合作门店13000+。


从商业模式上看,某车侠将合作伙伴分为VIP、经销商、社区服务站、区县服务中心、市运营中心、省子公司6个等级,每个等级晋升要求和奖励机制也不一样。


更令人咂舌的是,某车侠打着“上市”的旗号,承诺当汽服店机油销售额突破2万元时,可以申请成为平台经销商,赚取工分以大约25.6:1的比例换取原始股。另外,在公司未上市之前,可享受公司全国30%销售业绩加权分红。


不难看出,汽服店以单纯卖货赚取利润越来越难,而且后市场也从来不缺卖货的平台,某车侠正是看出汽服店的痛点,才以上市造富的噱头骗取汽服店源源不断地加大投资,有不少门店将门头更换为“某车侠”。


然而大多数情况下,普通投资者能够买到的所谓“原始股”,根本不能上市。



以“导流”为幌子收割修理厂



同年4月,电商平台安装服务商“大胖子汽车服务联盟”(以下简称大胖子联盟)疑似跑路,一石激起千层浪,仅一天时间,维权群人数就已经增至340余人。据维权的修理厂老板估算,大胖子联盟号称对接了3万多家修理厂,真实数据可能没那么多,但是保底5000家是有的,再加上商家的充值费,卷走的金额肯定是千万级别。


据悉,大胖子联盟的模式比较简单,即一端对接淘宝京东等平台商家,一端对接汽服门店,为车主提供线上下单、线下服务的需求。


作为中间商,大胖子联盟前期盈利点主要来自工时费抽佣。其中,平台商家需要在大胖子联盟平台充值工时费;修理厂入驻平台需要缴纳1000元押金。大胖子联盟暴雷后,修理厂和平台商家的受害者们踏上了漫漫维权之路。


不过让人感慨的是,一方面,大胖子联盟平台导流来的订单量特别少,以至于看到媒体披露才惊觉平台提现等入口已无法进入;另一方面大胖子联盟给修理厂的安装费低得离谱,如某脚垫的安装工时费6元,平台抽佣后到手仅有3.72元。


对门店而言,即使涓滴微利也要警惕风险,否则一味追求流量也难免会被收割。



利用合同漏洞骗取定金或货款



去年7月,据媒体报道,湖北十多家轮胎店与武汉某汽车用品签订合同购买轮胎,并支付了3-7万元不等的定金,但到了要供货时,该公司却以涨价、缺货等理由,拒绝出货,而且态度强硬,并以各种理由扣下轮胎店定金。


这是因为双方签订的合同中有一条规定:甲方有权根据市场情况,对产品结构、营销策略及产品价格进行调整。甲方可协助乙方开发当地市场,销售产品。可以看到,该条款对销售和交货政策约定不明,留下极大可操作空间,合作方非常容易受制于人。


而轮胎店之所以轻易掉入陷阱,是因为该公司给出很多口头承诺,优惠力度非常大:包括首次免费提供2万元左右的货,只要是质量问题免费换新胎,一条轮胎的利润在300元左右等。


原本门店就是微利,而且干的都是苦活累活,一旦被骗,养家糊口的小本生意就遭受致命一击。



物流公司代收货款却卷款跑路



过去一年,媒体曝光多起物流公司卷款跑路事件,汽配商家们的货款追不回来,损失惨重。


一是5月份重庆老顶坡汽配城众佳辰等六家货运公司跑路,涉及金额600多万,汽配商们纷纷诉苦,本来就是做小本生意,赔的都是血汗钱。


二是9月份合肥三里街汽配城的淮南线物流暴雷,卷走大额货款跑路。汽配商愤怒地表示,还没有从之前的万达物流、红升物流跑路阴影中走出来,又入了这个坑。


三是山东济南九八汽配物流卷款跑路,被汽配商家们称为“2022年济南第一跑”,“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”。


汽配圈由物流公司代收汽修厂货款本是常事,但同时物流公司拖欠代收款、卷款跑路的事件也屡见不鲜,特别是小物流摊点抵御风险能力差,跑路概率更高。


一方面,小型物流公司门槛较低,通常租来一间门面房和运输车,再配备一张桌子、一部电话和一台旧电脑就能开张营业。面对激烈竞争时,通常通过低价招揽汽配商户,一旦经营不善,卷款跑路是必然选择。


另一方面,汽配商户冒险选择物流代收纯属无奈,比如先发货的货款也有可能遭受不付款、或者货品损坏不赔偿的风险;而且对于县乡或者更下沉的地方,汽配物流公司的运价更有竞争力。


为避免类似跑路事件不断发生,还需要汽配城管理方加强监管。否则,仍会有汽配商不断受害。



汽车经销商也成了弱势群体?



漫漫维权路上,也越来越多出现汽车经销商的身影,原本家大业大的经销商似乎也变成了弱势群体。


去年11月,广汽菲克26家经销商联合对申请破产的广汽菲克集体维权。其中提出4条诉求,包括坚决抵制广汽菲克在未解决经销商及客户问题前破产清算,经销商缴纳给厂商的保证金、应得返利全额现金兑付等。


据了解,兑付经销商缴纳的保证金以及应得返利是最核心的诉求。统计显示,单个4S店未兑现保证金及应得返利的金额少则五六十万,多则近千万。到解散前,广汽菲克还有超过150家门店,累计金额庞大。


除此之外,一家4S店的前期投入动辄高达四五百万,开始盈利大约要在3年后,沉没成本极大。在经营中,广汽菲克从2018年左右销量开始暴跌,经销商原本就挑战重重;2022年2月以后,广汽菲克无法恢复生产经营,经销商无车可卖,一直都在亏本低价清库存。


近年来汽车经销商维权的案例屡见不鲜,包括观致汽车、宝沃汽车、众泰汽车、力帆汽车、猎豹汽车、东风雷诺等品牌经销商们,都曾组团维权。


2023开年,在更为激烈的新能源市场厮杀中,会有越来越多新能源车企面临生死线,如身处风口浪尖的威马汽车,2021年单店亏损平均高达2638万元,这让青睐新能源赛道的投资人不得不重新评估风险。



机油和配件造假何时休?



提起后市场最频繁、最防不胜防的欺诈事件,莫过于买到假机油、假配件。


据不完全统计,2022年至今,警方与监管部门共公布超过30起假机油案件,其中不乏涉案金额超千万的大案。


如2022年10月辽源公安发布的查获最大假机油案,涉案金额高达5000余万元。这条假机油产业黑链集“生产、加工、储存、销售”一条龙,通过线上线下渠道使假机油流窜全国多个省份。


尽管有关部门对假机油的打击力度逐年加大,但机油造假的手法也越来越“与时俱进”。


随着造假技术不断升级,机油贴牌后在包装上不仅真假难辨,而且造假团伙还建好虚假“验证网站”,使防伪验证码也面临“打假”。


从销售渠道看,其隐蔽性越来越强。涉案高的造假团伙基本都搭建好三级产业链,先从上游制假窝点采购假机油,经分装由网店分销至全国“经销商”,再由下游经销商通过网络销给个人用户。


这一通操作下来,不仅是车主难以分辨,就连经验老道的汽修厂也难逃被骗结果。一旦在不知情情况下给车主使用,门店将面临罚款、停业整顿;构成犯罪的,还将被追究刑事责任,得不偿失。


写在最后:


过去一年,汽车后市场乱象频发,其根源在于市场增长乏力、利润空间被极大压缩。


2022年,超过一半门店进场台次下滑15%以上,汽配商销售额普遍下滑20%甚至更高,品牌商也在收缩阵线甚至退出中国市场。


随着今年恢复正常,车辆平均行驶里程必然上升,将带来更多生意机会。但由于消费者尤其是主力消费群体受收入下降等影响,未来消费预期看空。当有人趁机“浑水摸鱼”时,商家需要提高警惕、谨防被骗;而那些“被坑蒙拐骗”的商家,如何正当维护好自己的权益,仍需全行业共同努力。



作者丨老白

来源|AC汽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