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众新闻 行业动态

流量暴跌30%,修理厂却增加200余家,新能源高渗透率的上海没有倒闭潮?

时间:2023-08-03   访问量:70


在路上,每5辆行驶的汽车中,就有1辆是新能源车,这就是上海。


有数据显示:截至2023年6月30日,上海汽车保有量已达532万辆,其中新能源车突破百万,达108万辆,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占比20%,远超全国平均水平。


另一组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,上海市共有本案在册的汽车维修厂约为5000家。其中,连锁门店近800家,连锁化率近16%,同样远超行业平均水平。


AC汽车不完全统计,上海规模超10家的连锁共有733家门店。


640.png


当然,上海也是合规成本、人力成本及房租成本排名都靠前的城市。再叠加去年疫情的影响,上海的修理厂至少有两个月的营收挂零。


以上种种因素叠加在一起,也让不少业内人士感叹,上半年,上海的汽车后市场会不会很“惨”?为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与多位盘踞上海的行业老兵进行访谈,并重点探讨了以下四个有关上海后市场的问题:


1、修理厂数量有没有减少?

2、上半年的生意复苏了吗?

3、新能源车的冲击究竟有多大?

4、还考虑在上海开店吗?



修理厂总量不减反增



“上海今年的修理厂数量不会减少,反而在增加。”


深耕上海多年的老纪表示,他最近获取的数据显示,今年5月份,上海备案在册的修理厂数量同比增加200多家。结合58同城“生意转让”栏目的统计,2023年1-6月,上海汽修美容店的转让店数约为320家。同比去年,数字没有明显的变化。


据他分析,因为行业存在大量的年轻维修师傅,这个群体从业3-5年后,必然要谋求更高的发展,进入后市场开店创业是必选项。


“虽然行业老兵觉得现在的市场难做,但是年轻人总归想闯荡的。”


另一方面,他认为虽然有媒体报道上半年几千家门店转让,但是目前的行情能不能转出去是个问题;即便流血转让后,依然有人接手,所以门店总量不会有太大的变化。


AC汽车观察到,闵行区有家10年的老店,去年在58同城上架转让信息,时隔一年,仍然没有找到“接盘侠”。


上海某汽修连锁总经理蒋光告诉AC汽车,今年大约有20%的门店发生了一些变动,一部分是经营场所的变动,一部分是老板及内部人员的变动;预估关店的比例只在5%左右。


“有人退出,就有人进入,门店总体数量相对稳定。” 蒋光说到。


洗牌与新生是汽修行业的主旋律。疫情三年,整个行业不缺出局者,而今市场全面放开,自然也不缺入局者。


不论行业怎样大洗牌,汽服门店的总数量似乎没有明显的变化。



进厂下滑30%,复苏路漫漫



“去年疫情影响,经营压力大,但是解封后,店里客流量还行;反倒今年的行情是真差,感觉车主完全没有消费意愿。”


甘永是一家连锁的加盟商,加盟年限超4年。他以数据举例:去年每月进厂约900台,今年同比下滑30%,平均月进店量只有近600台。


为了稳住营收,他的做法是提高客单价。“简单点说,去年每月八九百的进店量,可做14万的毛利;今年600台进店量,同样做到14万的毛利。”


不过,甘永也坦言,“这样做肯定是不健康的,有饮鸩止渴的味道。”


提及下半年的计划,他表示要开源节流,在平台每月贡献40%流量外,再通过保险公司及第三方服务平台合作,提高进店量。


在上海经营一家大型综修厂的行业老兵沈鹏也表示,上半年门店进厂台次对比2022、2021年都是下滑的,下滑比例在10-30%。


“但是我们的单车产值同比有增长,因为更注重服务;只是毛利有下滑(如机修的毛利下滑2%),因为竞争更加激烈,被迫让利留客。”


蒋光结合自己的观察,认为上海大部分门店的生意同比往年都有下滑,特别是从今年5月开始,门店生意下滑的幅度比较大,有部分门店利润同比下滑10%-15%。


老纪给出了不同的观察。


在他看来,上半年门店营收与利润,同比2022年是增长的,但是同比2021年是下滑的。


“我发现多数4年以上的门店,得益于基盘客户稳定,上半年业绩有增长。不过,大多数门店的毛利是下滑的,为了应对同行低价冲击,不得不主动把毛利下调。


老纪透露,他的门店5-7月的业绩均创下历史新高。



新能源的影响并没有想象中大



今年6月,上海的新能源渗透率为47.6%,基本与燃油车持平。


而上海的修理厂面对疯狂崛起的新能源车,似乎也从早期的恐慌、焦虑到不得不躺平。


有汽修老板表示,焦虑并不意味着要“砸锅卖铁”地重金入场;躺平也不是“袖手旁观”,任由电动车客户流走。


蒋光的观点是,新能源的高渗透,给上海的修理厂带来的危机感是明显加重的。但是,修理厂“油转电”的难度很大,只能从美容装潢等基础项目做起。原因有二:


一是新能源售后维修门槛较高,对操作人员的技术与工具、设备、场地有一定要求;

二是新能源车辆的流量入口由主机厂和保险公司把控流量分发,质保期更长,3-5年内修理厂能够涉及到的维修业务占比很小。


老纪告诉AC汽车,他接触到不少寻求转型的二类修理厂,成功转型的仅有一家,在去年实现了油车业务与电车业务从7:3到3:7的转变。


在他看来,外界夸大了新能源对独立售后的影响。上海的油车存量仍有400多万,而新能源车的售后业务才刚刚开始。转型步子迈得太大,很容易造成企业亏损。


甘永的门店尝试过增加新能源业务,但目前业务暂停了。


据他透露,自掏腰包让两个员工参加了新能源维修培训,但是新能源业务量太小,甚至可以忽略不计。


不过,他认可3-5年后新能源对后市场的冲击,认为门店可以先把预防针打起来,不要等到新能源车集中进入维保期,打得门店措手不及


AC汽车也曾在文章中介绍过,新能源继续狂飙,售后授权“围城效应”凸显。


一位在上海拿了多家新能源授权的投资人,曾对想进入新能源领域的人说到,“你能亏多久?愿意亏多久?然后再看拿哪个品牌授权比较好。”



还会选择魔都开店吗?



上述行业人士都给出了肯定的答案。


疫情对上海的汽修群体做了一次洗牌,一些干久了、干累了的汽修人,选择逃离上海或换个行业;然后一些新鲜力量也从其他行业或外地补充进来。


所以,上海的汽服店总量看似没变化,但是经营成本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
“疫情后,人员成本涨了近15%,一些大师傅或核心员工,有部分工资提升超过50%。也就是说,未来这些核心人员的工资会非常高。即便是一个洗车工学徒,平均支出都要超5000元;师傅工资平均近1万,用工成本已经创历史新高了。” 蒋光说道。


在他看来,想在上海新开一家修理厂,行业小白或只寄希望于加盟连锁,存活率会很低。


AC汽车还曾在之前的文章中介绍过,在上海开一家快修店需要挂靠连锁,每年都需缴纳挂靠费;而且上海外环以内只能申请快修,申请专项需要在外环以外的指定区域。


除此之外,上海的房租之贵不容置疑。门店租金高,员工住宿的房租也不便宜。


不知道有没有上海的修理厂老板算过,一笔保养订单中,有多少比例是房租?


而以上考验的是一家汽修企业的成本管控能力,这是魔都开店的基础要求。


更难的其实是客户管理。


因为上海的连锁化程度高,互联网渗透率也高,导致车主对透明消费的要求高,对消费环境及服务体验的要求更高。


上海不缺“网红店”,更不缺为品质服务买单的车主,想在上海立足,差异化才是提高存活率的关键。


也许,上述行业老兵的观察不足以完整描述出整个上海后市场的全貌,也欢迎其他同行补充和交流。
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蒋光、甘永、沈鹏为化名)



作者丨桐晓生

来源|AC汽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