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众新闻 行业动态

3000家汽服店转让!生意下滑、进店量腰斩,神仙难过三四月淡季?

时间:2024-04-02   访问量:26


“不是卷价格,就是卷铺盖。”近日,一位汽服老板在门店生意交流群里这样说道。


正是阳春三月,不少汽服人感受到的却是“寒意”,甚至有从业者表示,又一轮的门店转让潮要来了。


位于上海浦东区的一家维修门店正在某同城软件上寻求转让。老板在转让信息里写道:“招不到员工,人手不够,亏本转让。”据了解,该店只开了短短两个月,设有三个维修工位,全新的举升机等设备也一并转让。


无独有偶,在上述门店临街的地方,还有一家“5年汽修老店转让,带客户接手直接做”。对于转让原因,老板只表示是“有其他的生意要忙”。


事实上,门店转让的情况每天都在行业发生。在过去的2023 年,汽车服务世界统计全国共有 1.4 万家门店转让。到了今年,汽服人的处境似乎并没有好转,年初集群车宝申请破产,其加盟商抱团取暖的背后,更是折射出了后市场中小汽服门店的生存窘境。


数据不会骗人。汽服门店的注册量、吊销量,以及转让数,是行业的晴雨表,能让我们更好地看清 2024年门店所处的经营环境。



01.

新增汽修门店注册量逐年下降,没有人开新店了?


与新式茶饮、餐饮等行业“一季度报复性消费,二季度报复性开店,三季度报复性关店”不同,汽服维修门店在经过了多年的高速发展后,行业热度下降趋势明显。


一个事实就是,行业开新店的个体商户越来越少。


企查查数据显示,2019年-2023年,国内汽车维修相关企业注册量分别为 10.04 万家、9.9 万家、10.35 万家、8.29 万家、6.96万家,2022 - 2023年的注册量降幅分别下降20%、16%。


在吊销量方面,2019年-2023年,国内汽车维修相关企业吊销/注销量分别为 1.6万家、 1.4万家、1.3 万家、0.9 万家、0.3万家,在新注册门店量里的占比依次为16%、14%、13%、11%、5%。


640.png


对照会发现,从 2021 年开始,维修行业新增企业数量逐年下降,行业越来越少的人愿意开新店了。


不过也要看到的是,2023 年门店注销及吊销数量明显减少,而且在新开店总数的占比里仅有5%,一定程度说明疫情放开后经营状况有所好转。


与新增注册数量增长放缓形成“悖论”的,是大型养车连锁高歌猛进、加速开店。几家互联网养车连锁的门店数量合计近1万家,其2024年的招商政策也推出了减免加盟费、管理费等优惠政策,鼓励老加盟商多开店、吸引新加盟商开店。


此外,根据作者统计,目前汽车后市场千店连锁品牌已有10家,总计门店数量达到2.5万家以上。


“连锁化是趋势”已经成为行业共识,但这句话背后反映出来的,则是行业处于淘汰整合期,优胜劣汰成为常态,单打独斗的独立汽服门店也将面临更为残酷的竞争格局。



02.

一季度门店转让3093家,杭州、乌鲁木齐首次进入数量TOP10城市


一方面是汽服连锁化趋势凸显,另一方面愿意开新店的夫妻个体户越来越少。在这两种趋势之外,门店转让的现象在行业仍然普遍存在。


作者根据58同城“生意转让-汽修美容”一栏统计,今年1月1日到3月27日,全国内地31个省市自治区中心城市的汽服门店转让数量为 3093 家。


640-1.png


对于这个数字,可以做以下几个维度的对比:


1、环比减少54家,同比减少866家


今年一季度门店转让数 3093 家,环比去年四季度门店转让数 3147 家,减少了 54 家,属于基本持平的水平;同比去年一季度门店转让数 3959 家,则减少了866家,同比降幅 21.8 %。


从转让数的维度来说,今年一季度汽服门店转让的情况进一步改善,单季度转让数超过 5000家的现象从去年开始就已经不再出现。但考虑到每年一季度都处于春节假期,商家转让行为可能有减少,大概要到二季度才能看到行业整体的经营信心的。


另外,一季度门店转让数 3093 家,同时新增注册门店数量为 3709 家,两者数目相当。一边有人关门转让,一边有人开门营业,这也印证了汽服门店的总数处于动态平衡状态。


2、转让面积50-200㎡门店数量占比57%


通过筛选今年一季度面积在“ 50 - 200 ㎡”的门店转让,统计数量为 1770 家,在一季度门店转让总数 3093 家的占比为 57 %,这与去年四季度中小门店转让占比 58 % 的水平基本一致,说明小店仍然是门店转让中的主力军。


3、乌鲁木齐、杭州入围转让数量TOP10


640.jpg


再从城市维度,看看门店转让数量TOP10的城市情况。


今年一季度门店转让数量最多的城市是长春,其次是沈阳、重庆、哈尔滨、成都,位列榜单前五。此外,北京、上海等超一线城市,经营成本相对较高,且对汽服行业的规范化管理严格,加剧当地门店的优胜劣汰,也位列门店转让数量TOP10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乌鲁木齐和杭州取代武汉和西安,进入今年一季度门店转让数量TOP 10 城市排名,这也是这两个城市首次进入该榜单,背后的原因值得探究。


在TOP10的城市中,多个城市的门店转让数量环比去年四季度都出现了上涨,沈阳地区上涨幅度最大,其次是乌鲁木齐、长春和重庆。可见东三省地区和川渝地区依旧是门店竞争最为激烈的城市。



03.

冻杀汽服人的转让寒潮原因有哪些?


在生意交流群里,一位老板真诚发问:“大家今年的生意怎么样啊?怎么感觉今年生意更差了呢!”收到的回答普遍是“消费下行,客流减少,进店量下降了一半”“生意不好,业绩腰斩”等类似的经营现状。


在一季度转让门店里,作者也收集了一些老板的故事,在大环境里个体的声音更值得我们倾听。


1、广州阿方,主营维修保养


阿方2007年初中毕业进入汽修行,经历过跑腿打杂、轮胎机修、钣喷洗美等各色项目的洗礼,很快成为汽车修理厂里完工速度最快的两个人之一,还接连考下了汽修中级和高级技师资格证。


经过十年的行业积累,阿方认定立业的时机已经成熟,于是开起了自己的修车行。“开业没多久,我雇了2个中工(汽修中级技师),加上唯一的高工,就是我自己。”


阿方给2个小兄弟每人开5000元的月薪,包吃包住算下来,人力成本月均在2万元左右。此外还有房租水电,200㎡的店铺,每月杂七杂八的费用算起来要1.5万元。


“每个月的开支挺大的,本来前几年干得还行,但这几年旁边开了几家品牌养车店,生意被分流掉了一部分。”这种情况下阿方不得不裁掉一个员工来减少成本,但没想到的是,刚过完春节,房东却说要调涨店面租金,阿方顿时觉得“很坑爹”。


3月正是广州的回南天,店里湿漉漉的,看着空空的维修工位,阿方拿出手机,在同城软件上发布了一则门店转让信息。


2、重庆小陈,主营洗美、小保养


重庆小陈跟着师傅学习维修五年多了,农村出身的他一直渴望能干一番事业,经过深思熟虑后,小陈去年 6 月从亲戚那里借了几万块,加上自己这几年的存款,开了一家自己的维修店。


据小陈讲述,开店并不是一时冲动,包括选址、周围车辆的保有量、前期投入,以及对手的情况也都有一些了解,只是没想到真的干起来了,却和平时想的完全不一样。


“我心想着我可以收费比别人低一些,服务态度比别人更好一些......但不是说你价格低就肯定有人来,干了三个月,生意没有多少,钱倒是烧了不少。”


现在的小陈只想赶快将这烫手山芋扔出去,在转让信息里他写道:“亏本急转,价格面议,给钱就转”。不幸的是,目前这家店已经挂了2个月都无人接手。


3、县城张师傅,主营机修洗美钣金一条龙服务


回忆起入行,张师傅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:“年轻时,我想学一门手艺,当时汽车是很新鲜的东西,觉得有前景,就去当了汽修学徒。”


2000年左右,张师傅觉得自己学得差不多了,就和当时的师傅提出单干,在江苏盐城盘下了一间门面,开了自己的汽修店。


千禧年正是中国车市蓬勃向上的黄金期,私家车数量快速增长,汽车维修行业也随之快速发展,各城市尤其是县城出现大量的个体汽修店。张师傅的店和其他县城个体汽修店一样,恰好赶在风口上。


经过十多年的发展,到 2015 年,张师傅的门店已经小有规模,能够提供机修、洗美、钣金等一条龙服务,同时还兼售汽车配件,月纯利能达到 3 万左右。


后来盐城开了一些品牌的4S店,但张师傅的生意也没有受到太大冲击。“4S店主要维修质保期内的汽车,而质保期外的汽车多数还是找个体修理户,我们的价格优惠很多。”


没想到的是,经受住了4S店考验的传统汽修门店,却在新能源车的冲击下逐渐陷入困境。张师傅表示:“2020年之后,县城开新能源车的人变多了,燃油车进店量越来越少,有时候一天都没有几台车。”


原本以为学一门手艺就有了铁饭碗的张师傅,却在这个春天预感到了寒潮的来临。加上年纪大了,张师傅的子女也不希望他再继续干下去,就在平台上发布了转让信息。



04.

2024第一波转让潮如何应对?


上述几位老板的经历与故事,就如同一面面镜子,映照出整个汽服行业的真实面貌,也透露出了一些门店转让的原因,比如房租高企、价格战激烈、新能源车冲击等等,这些问题也是目前大多数门店都面临的困境。


一方面,目前车辆平均行驶里程已下降到低于1万公里,直接带来的反应就是日常保养频次下降,最终是进店量下降,维保市场下滑;另一方面,消费降级下车主非必要项目不做,导致门店端的生意并未回暖。


这样的大环境下,门店加剧分化,马太效应愈发明显,行业呈现出136格局,即1成的企业盈利翻倍增长,3成的企业盈亏平衡,6成的企业苦苦支撑。而支撑不过的企业就有可能转让或闭店。


不过,汽服门店的数量近年来一直处于动态平衡状态,一批门店倒下的同时,也有一批门店迎难而上,短期内很难出现大规模淘汰。


这也意味着供给侧过饱和的状态将持续下去,存量博弈始终存在。


在经历了 2023 年卷流量、卷价格、卷服务、卷设备的“卷生卷死”之后,行业在激烈竞争下推出的“极致”玩法、做出的决策等等,还将在未来一段时期持续。


在这种趋势背景下,一味走别人的路,必将堵死自己的路。即使是内卷,汽服门店也要与时俱进的卷,要找准基本盘,实现差异化竞争,守住自己的一块阵地。


作者总结了两个层面的关键点。


在管理层面,可以尝试做到“降、减、回”三个字。


降(降成本、降风险、降负债)、减(减去“食之无味弃之可惜”的项目,聚焦优势项目、高技术高体验项目)、回(回归基本功,回到汽服生意的本质,用服务和体验留住消费者)。


在经营层面,以新能源、新流量、新增量为代表的“三新”机会,将是2024年的三大锚点。


抓住燃油车的增量机会、布局新能源车的确定机会、打造线上线下全域服务闭环,将是40万修理厂下一步生存的关键。



来源|汽车服务世界